內幕新聞第33號

屏東縣各鄉鎮血統的真相

 

  6、7千年前,本縣平原部分仍在海面下,只有
山,屬排灣族領域,直到公元1400年前,大傑顛社、
打狗社西拉雅平埔族馬卡道支族,才從高雄跨過下淡
水溪移居屏東,形成8大平埔社,亦即,阿猴社、搭樓
社、武洛社(原稱大澤機社)、上淡水社、下淡水社、
茄藤社、力力社、放索社等,最後三社可能是順流出
海轉南而上陸。小社及散居者尚不計算在內。而高雄
方面的原祖,是6、7千年前從南洋飄來,在小琉球、
鳳鼻頭、大樹、小港、鼓山等地登陸者。

  隨著人口的增加,當然向東開拓生活領域。土地
的取得是以牛、豬、粟、米和排灣族交換而來,不像
閩客用欺騙或藉官勢強佔。平埔、排灣不斷繁衍,到
了公元1800年,屏東的整個平原地區也都有平埔族
了。這400年由西向東的開拓過程中,平埔族和排灣族
血統融和是必然的。融和的事實,使這兩族構成屏東
人血統的主流,閩客血統微不足道,而且只有唐山公
沒有唐山媽,其血統老早溶入原住民的血統之中。

  屏東人既是原住民,為何有漢姓、漢族譜,而且
講閩客語言?這是滿清強迫漢化的結果。和其他縣市
一樣,當時的屏東人若堅持不漢化很難生存,就像幾
十年前不說「國語」的學生,在學校的日子很難過一
樣。經過212年的強迫漢化,屏東人老早就忘記了自己
的祖先,自稱是和佬人或客家人。以下是各鄉鎮真正
血統的梗概:

三地、瑪家、泰武、春日
獅子、牡丹、來義、滿州:
屬排灣族血統,牡丹、滿州有卑南及阿美族,滿州鄉
大多講和佬話。

鹽埔、枋寮、枋山
車城、恆春:
排灣族血統為主,平埔族為輔,雜有和佬。恆春有萬
金遷去的力力社西拉雅平埔族,部分遷往車城、滿
州。然而一般人以為,這5個鄉鎮都是和佬庄,這是漢
化滅祖的結果。

高樹、長治、麟洛、內埔
竹田、萬巒、新埤、佳冬:
排灣族血統為主,平埔族為輔雜有客家,但一般人以
為這8鄉是客家村落,事實不然。這是排灣族客家化、
「六堆」故事誇大所造成的錯誤。見拙著「台灣血統
」中的「血統檢驗否定客語群是漢人」。關於高樹,
直至乾隆時,尚有大澤機社平埔族。

霧台:魯凱族。

屏東市:阿猴社,屬西拉雅平埔族馬卡道支族。原稱    打狗社,由旗後經大樹遷來,和排灣族共存
    而融合。荷時已在屏東市,當時就有1千多
    人,向東北方向墾殖。鄭、清入據時,大部
    分原地漢化,依照滿清規定棄社立庄成街,
    稱為阿猴街。1721年後,由社地阿猴寮向大
    埔、番仔埔、麟洛、長治方面拓展,拒絕漢
    化者已開墾到德協、番仔寮、龍泉。1821年
    時,到達更東邊的隘寮。但回頭看屏東市,
    乾隆地圖所示之阿猴街,乃阿猴社漢化而
    來,證明平埔族是就地漢化而非被趕走。
    1897年時不漢化者,只剩番仔埔20幾戶,隘
    寮方面也僅有40幾戶頭人潘春鳳。阿猴社緩
    慢移殖,路線經麟洛、長治到達內埔,在這3
    鄉當然也留下了平埔血緣。另外,高樹的關
    福村也有阿猴社屯墾的記載。

九如:阿猴社、搭樓社。各由屏東、里港繁衍而來,
   和排灣族共存而融合。

里港:搭樓社、武洛社,屬西拉雅平埔族馬卡道支
   族。由左營遷來,和排灣族共存而融合。荷時
   搭樓社已在此,為其行政中心。1821年時,不
   漢化者由搭樓番社庄遷往高樹的加蚋埔,有的
   遷內埔的隘寮。公元1825年(道光5年)的文件有
   漢名王玉良的「社番」通事,顯示當時該社已
   相當的漢化。從里港遷內埔,是向東南的鹽埔
   拓殖,打通田埂路到內埔,過程緩慢約有200
   年,因鹽埔也是搭樓社和排灣族共同開發,所
   以鹽埔人的血統,除了原住的排灣族以外,必
   然也有搭樓社的平埔族血統。武洛社乾隆時才
   有,可能係大澤機社分來。後來只存武洛社,
   大澤機社消失。荷據時人口有1、2千人,1721
   年時這兩社開墾地區,包括里港到加蚋埔(今名
   泰山)。

萬丹:在社皮的西拉雅平埔族稱為上淡水社,在香社
   者為下淡水社,在萬丹者為萬丹社,屬西拉雅
   平埔族馬卡道支族。原稱打狗社,由高雄港經
   大樹遷來,和排灣族共存而融合。荷時(1650
   年)人口,3社加起來就有3,703人。1721年,上
   淡水社不漢化者已能安全遷至杜君英,顯示平
   埔族開發的迅速。1821年時的文件顯示,本社
   已在中林、番仔埔、柳仔林打基礎,所以,必
   然在從萬丹經竹田到內埔的沿途留下平埔血
   緣。下淡水社,1707年的頭目阿里莫,1721
   年,不漢化者已從香社遷到竹田,1821年部分
   再遷老埤、中林,其後代目前尚可辨識。1880
   年,本社屯千總為劉天水,佾生邱貞吉、陳飄
   香、王有祥,頭目王力良、劉盈科,番耆趙三
   貴、劉振元、潘有義、劉登貴、潘三光、潘阿
   妹、趙紅孕、潘肇基、潘紅孕、邱仕開、趙應
   開、潘貴生、林海生,林開賢、潘阿望等。年
   紀大一點的人,應可認出,他們是誰的祖
   先。1897年下淡水社頭目是潘乾坤。萬丹社在
   鄭時(1683年前)就已漢化,不再承認自己是平
   埔族,而外人也看不出。上淡水社、下淡水社
   的移殖路線,係由萬丹經竹田到內埔。所以,
   竹田人和內埔人,除了原有的排灣族血統之
   外,必然還有這兩社平埔族的血統。所謂竹田
   是「六堆」的開基地,恐怕是神話。

新園:下淡水社,由萬丹的下淡水社繁衍過來,和排
   灣族共存而融合。放索社由林邊、東港人口擴
   張而來。

崁頂:力力社,屬西拉雅平埔族馬卡道支族。原稱大
   傑顛社,由左營以北地區經大社遷來,和排灣
   族融合。荷時已在此,當時人口已有1千多人。
   力力社不斷向東北方向開墾的結果,1721年
   後,潮州墾成,進入萬巒。不漢化者已能安全
   的遷至萬巒的萬金,1821年左右開墾又有進
   展,部分又遷走尋找更大的天地。他們經潮州
   至萬巒南部加匏弄庄,也有遷車城、甯K的。
   顯見此時萬巒也被力力社族人開墾出來了。可
   是中國歷史記載的是,中國人施世榜一人開墾
   的。

潮州:力力社,由崁頂繁衍過來,和排灣族共存而融
   合。

南州:茄藤社,屬西拉雅平埔族馬卡道支族。原於大
   傑顛社,由左營之北經大社,由下淡水溪搭船
   南下,在佳冬上岸開墾,之後再往北墾入南
   州,和排灣族融合。荷時人口1千多,往東方的
   新埤繼續開拓。鄭據,不服者為鄭氏所迫害,
   1721年前,漢化者原地漢化,不漢化者安全遷
   往番仔庄、番仔店、1821年時,不漢化遷往餉
   潭,萬弄庄、糞箕湖。從荷據至1821大約200年
   的時間,茄藤社及排灣族已由南州開墾到新埤
   東方的山腳下了。

林邊:放索社,屬西拉雅平埔族馬卡道支族。原是大
   傑顛社,由左營之北經大社遷來,和排灣族共
   存而融合。荷時已在此,人口1千多,往東南方
   的佳冬、枋寮開拓。鄭時,同族有自大社不願
   降鄭的阿加社人加入放索社。1721年後,不漢
   化者已能安全遷至水底寮東方的番仔崙、埔姜
   營,可見放索社人開墾的迅速。1821年左右已
   能在新開、內寮、頂營立足。顯見200年內放索
   社的努力,使林邊經佳冬到枋寮一帶,洪荒變
   桑田。

東港:放索社,由林邊繁衍過來,和排灣族融合。
   小琉球:族人5、6千年來由南洋飄流至此,屬
   南島民族,清時稱為小琉球社。番俗六考云:
   新港、蕭壟、麻豆各番,昔住小琉球,後遷於
   台南。當然,昔住小琉球者也「遷於」高
   雄。1897年,據下淡水社頭目潘乾坤口述,屏
   東各平埔社,係來自左營的大傑顛社、高雄港
   的打狗社,而這兩社和台南平埔族同一祖先。
   由此可知,屏東各平埔社也是來自小琉球,而
   小琉球人可能是幾千年前的人,從南洋被洋流
   流走,擱淺在小琉球而上岸開始寫高屏、台南
   歷史的吧。

荷蘭血統:1635年聖誕節,荷蘭攻入屏東市,擴大佔
     領鄰近地區。小琉球、新園、萬丹、屏
     東、里港、林邊、恆春等鄉鎮也是荷蘭攻
     入之地,必然也有荷蘭血統。

泉州血統:鄭氏佔地屯墾長期居留,必然有留泉州血
     統。車城、射寮、網紗為鄭氏屯墾區,所
     以很早漢化,不少和佬人娶排灣妻,混血
     兒稱為「土生仔」。不過恆春大都不知道
     這段歷史。

和佬血統:見拙著「台灣常識」第156頁「淪陷區意
     識、血統漢化之例–––屏東」。文中閩
     客「入墾」某地,大多係指靠關係取得某
     地墾照當墾首,自己不耕種,讓給原住民
     耕種,而自己收租謀利,短期發財就走,
     極少數留下血緣。例如何周王在康熙46年
     (1707)佔得萬丹、竹田附近千甲土地,招
     了4個傅姓漢人當中介者,再由他們去招鄰
     近的下淡水社、萬丹社平埔族進行開墾工
     作,何姓墾首坐收大租,傅姓墾戶收小
     租,耕田的平埔族稱為佃戶,靠天、靠勞
     力吃飯,還要被何、傅等中國人剝削。但
     是一頭牛被剝兩層皮之外,開墾的功勞還
     輪不到台灣番仔牛,屏東歷史記載的必然
     是,由何姓或傅姓墾成,絕對不是原住
     民。

  更好笑的是,1707年時的何姓、傅姓本人早已回
唐山,否則必死於屏東的瘴癘,可是在新園鹽埔村何
姓子孫滿堂,竹田傅姓是大族,這顯然是,因當時的
平埔族佃農為了漢化需要,就以「田頭家」的姓為
姓,以他們的語言為語言,族譜為族譜,搖身一變而
為閩客。盲目的歷史學者,就說何姓和佬在新園定居
繁衍,而傅姓客人在竹田開基,現在的何姓傅姓就是
當年的何姓傅姓的子孫。

客家血統:
客家人清據時來過屏東,留下客家話,但
不一定留下血緣。客家人進入屏東時間如下:
  六堆及萬丹、里港:1690年代及1700年代初,以
亡命之徒的身份進入萬丹、里港之載興、茄苳及六堆
鄉鎮,亦即竹田、麟洛、內埔、長治、萬巒、佳冬、
新埤、高樹。1721年助清鎮壓朱一貴,匪徒一躍而為
「義民」,是今日「立委」黑金漂白的濫觴。

車城:1720年代進入蚊蟀埔。

 

作者:沈建德,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
   現在自費專職研究台灣主權,及相關的史地、政治、文化、血統等問題。
    Fax:08-753-6335

〔上一篇〕 〔下一篇〕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