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新聞第12號

來台死亡威脅太大,3年官2年滿,不貪白不貪
來台中國人都是剝削階級

 

 上一期提到,1708年台灣「海防同知」孫元衡任滿離台抵廈時,寫了一首詩,道盡滿清官吏奉調來台時時面對死亡的驚恐心情。在台大官的生活條件和環境衛生都比一般人好,每天都提心吊膽了,其他的人更不在話下。所以,1704年江日昇「台灣外記」所說:「台地初闢,水土不服,病者即死,故(鄭氏)至各島搬眷,俱遷延不前」,應該也是實情。

 奉調來台既等於被判死刑,不管大官或小官,能貪就貪,因此有3年官兩年滿的傳說。意思是,滿清官吏一任3年,因貪污的關係,2年就賺飽了3年的「薪水」。乾隆55年(1790)5月27日,直隸總督梁肯堂「為查追得受台灣海口陋規各員」的奏摺,就具體的指出了這個事實,他所舉發的詳情如下:

韓琮,鹿耳門同知
年俸500圓, 任內貪污得銀 37,584圓。

焦長發,淡水同知
年俸500圓,任內貪污得銀 17,334圓。

鄔淮肅, 鹿耳門同知
俸500圓,任內貪污得銀 80,000圓。

章紳,台灣鎮總兵
年俸700圓,任內貪污得銀 21,308圓。

董梁,台灣鎮總兵
年俸700圓,任內貪污得銀 21,816圓。

 這些貪污所得,有的來自包庇走私、偷渡,有的來自「墾批」。劉銘傳清賦的12項建議說得很明白:「蓋台地,雖歸入清朝版圖,而與內地聲氣隔絕,小民不知法度,無從請給執照,其赴官請領墾照者,既屬狡黠之徒,往往眼看某處埔地,有人開墾行將成業,乃潛赴官府請領執照,獲得廣大地段之開墾權,多至數百甲少亦擁有數十甲,以執照為證據,坐領他人墾成土地,爭執興訟,無照者且不能對抗之,因不得已承認其為業主而納與大租,是大租戶不費絲亳勞力,坐收漁利」。官府在發給墾照時,沒有收取回扣嗎?一定有,只是劉銘傳自己也是當官的,不好意思明講而已。

 根據中國歷史所言,閩客移民台灣以墾荒為生。所以「請領執照」好像是要開墾的樣子,事實不然。閩客來台水土不服,死亡者比比皆是,生病者更多。生病就不能耕田,而耕田,一人的能力不過一甲,請領的墾照一次批准數百甲或數十甲,閩客坐收租金就可以,何必耕種?既有錢又不必下田比較不會被蚊子叮到。由此推知,實際下田的必然是土生土長的平埔族或高山族,不是閩客。台灣既是台灣人所墾,血統那媟|是閩客?目前台灣各鄉鎮開拓史都記載,是由某姓漳人、泉人、粵人進入開墾,這些人都只是剝削者,或漢化的原住民,拖犁拉車者絕對是台灣人,他們雖是台灣人口的絕對多數,但是他們的名字並沒有記載,造成台灣人非閩即客的歷史性大錯誤。

 和官員有交陪的閩客,得到墾照收租發了財,分給官員就回中國不敢久留台灣。因若在台長期居留,生命有危險,而且也娶不到老婆。此可由1717年「諸羅縣誌」的記載得到證實:「由郡治北至雞籠……男多於女;有村庄數百人而無一眷口者。蓋內地津渡,婦女之禁既嚴,娶一婦動費百金,故庄客佃丁,稍有盈餘者復其邦族(回中國)矣」。

 

作者:沈建德,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
   現在自費專職研究台灣主權,及相關的史地、政治、文化、血統等問題。
    Fax:08-753-6335

〔上一篇〕 〔下一篇〕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