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新聞第11號

閩客都被蚊子叮死了,後代有幾個?

 

 沒有常識的人才會認為台灣人是閩客。第1個理由是,隨鄭成功來台的閩客被滿清趕回中國(見台灣國網站新聞第5號),以斬斷反清的禍根,繼之禁止閩客來台,希望滴水不漏。因此來台者大都是不良份子,偷渡入境。第2個理由是,民間流傳,唐山過台灣10去6死3留1回頭。其中「10去6死」所指的是,台灣海峽凶險難渡,過黑水溝10個死6個,只有4個人上得了岸,大大降低了閩客來台的意願。而這4個人之中,只有3人留在台灣,1人掉頭回中國。

 可是這3個留在台灣的閩客,水土不服,10個死8個。所以,唐山過台灣,而能在台灣生存者10個不到1個。又因來台閩客係單身男性,不娶原住民必無後代,所以,在台閩客大多是羅漢腳,少數娶原住民者,其後代血緣早已溶入台灣血統之中,那來閩客?水土不服是在台閩客稀少的第3個理由。而當時之水土不服,就是瘧疾和黃熱病,蚊子叮咬引起,當時無藥可醫,蚊子十叮九病,十病九死,有關荷鄭清日各時期的死亡情形詳細記載如下:
(1) 荷據時期:
a. 中國海盜顏思齊從北港上岸,不久之後,到嘉義山 中打獵就發寒而死。
b. 1639年盧若騰「島噫詩」:「驚聞海東水土惡,征 人疾疫十而九」。
c. 「新舊東印度誌」、「荷蘭治下的台灣」、「教會 史話」37等記載:
  自公元1627至1661年荷蘭共派牧師29名來台,10 名病死,可見台灣水土毒惡,紅毛雖有奎寧藥丸, 也3個病死1個,無怪乎沒有奎寧藥丸的閩客10個要 死8、9個了。

Candidius 1627-1637 平安離開。
Junius 1629-1643 平安離開。
Hoosgeteyn 1637-1639 病歿目加溜灣。
Leeuwius 1637-1639病歿熱蘭遮。
Barius 1640-1647病歿熱蘭遮。
J. Happartius 1644-1646 病歿熱蘭遮。
Hambroek 1648-1661被殺。
G. Happartius 1649-1653 病歿。
Tesschemaker 1651-1653 病歿。
Ludgens 1651-1651病歿澎湖。
Campius 1655-1655病歿。
Ampzingius 1656-1657病歿。
Vinderus 1657-1659 病歿。

(2)鄭據時期:
a. 鄭成功本人來台約半年就病死。
b. 1688年施琅「盡陳海上情形疏」:原住台灣2、3萬 人,不符水土病故傷亡者5、6千。
c. 1704年江日昇「台灣外記」:「台地初闢,水土不 服,病者即死,故(鄭氏)至各島搬眷,俱遷延不前
 」。
d. 1710年周元文「重修台灣府志」:「渡淡水溪以南
 ,陰雲瘴癘,觸之必死。番自鄭氏以及效順,聚族 巖居從無以水土為病者」。這一則記載說明了,閩 客來台會死,台灣人不會。

(3)清據時期:
a. 1697年郁永河「裨海紀遊」:「台郡尚在洪荒,草 木晦蔽,(中國)人跡無幾,瘴癘所積,人至即病。 總戎王公命弁率百人戍下淡水,才兩月,無一人生 還(見下表「屏東毒惡瘴地死亡統計」第4人高崇
 游)。雞籠、淡水遠惡尤甚」。郁氏本人親往淡水, 體會了這悲慘的一頁。
b. 1708年台灣「海防同知」孫元衡任滿離台抵廈詩: 「三年窮困海,瘴癘憂相磨。兩腳蹋中土,驚禽脫 虞羅」。當他下船踏上了廈門的土地,才驚魂卜定 確定生還。
c. 1714年阮蔡文,「鹿州文集」收錄:「大肚、牛
 罵、吞霄、竹塹,水土苦惡。南崁、淡水硫磺毒氣 燻蒸,鄭氏以投罪人」。1710年設淡水防兵,生還 者不及三分之一。1715年阮蔡文親往巡視,果中
 病,卒於赴京途中。
d. 1716年陳夢林「諸羅縣志」:「異時內地官兵換班 渡台,妻子倉皇涕泣相別。南淡水之瘴作寒熱,號 跳發狂;北淡水之瘴脾泄、鼓脹」。
e. 1719年陳文達「鳳山縣志」:「淡水巡檢司署原在 東港,水土毒惡,歷任皆卒於官,甚至闔署無一生 還者」。
f. 1837 年柯培元「噶瑪蘭志略」:1812年巡檢胡桂, 查丈羅東荒埔,中瘴而歿。
g. 1875年沈葆楨奏摺:已故文武凡11人,勇丁尚有265 名或因勞傷或因瘴癘,先後物故。
 滿清大官病死台灣記錄:
(a)1683-1873年滿清大官怕病,只派御史做為替身來台 巡視。
(b) 1874-1884年共換10位巡撫,最久者來台僅4個月, 最短的2個月,有2個根本不敢來台灣。即使如此, 也1死2病。丁日昌及吳贊誠染病,王凱泰病死屏
 東。

法國軍隊病死台灣記錄:1885年法國艦隊司令孤拔登陸基隆病死澎湖,有500多人在基隆就病死。

日本軍隊病死台灣記錄:
(a)1873年日軍入侵甯K的牡丹,7個月內戰死12人,傷 17人,病死561人。
(b)1895年日軍登陸澎湖,10天病死1,225人,戰死2 
 人。

屏東毒惡瘴地死亡統計:
 下淡水巡檢司初在下淡水東港。尋以水土毒惡,移建赤山巔(1731年),今(1764 年)賃公館在崁頂街–––滿清檔案。

袁 玟 直隸右衛人 康熙23年任。 病卒。
謝 寧 浙江會稽人 康熙25年任。 病卒。
樓鴻基 浙江義烏人 康熙27年任。 病卒。
高崇游 江南山陽人 康熙33年任。 病卒。
沈翔昇 直隸右衛人 康熙33年任。 以老去。
孫朝聘 直隸香河人 康熙38年任。 病卒。
郭培桂 直隸金鄉人 康熙39年任。 病卒。
徐志弼 山東登州人 康熙41年任。 病卒。
趙文秀 直隸保定人 康熙42年任。 病卒。
馮 吉 直隸大名人 康熙46年任。 以憂去。
趙元凱 直隸安肅人 康熙50年任。 秩滿。
王國興 順天大興人 康熙55年任。台變被議。
魏如玉 直隸玉田人 康熙60年任。 晉陞。
錢中選 直隸順義人 雍正4年任。 以病告休。
戴 興 山東長清人 雍正7年任。 卒於官。
秦 輝 浙江會稽人 雍正8年任。 任滿。

(4)日據時期:
 「田園之秋」作者陳冠學,日據時隨父由台南學甲遷屏東新埤鄉的萬隆,親自體會水土不服而死亡的慘劇。1921年福州墾民244人進入萬隆朴樹寮,不久就因瘧疾死亡殆盡,死裡逃生者,趕快搬走,證明,到了日據末期,屏東仍非外來民族可隨便定居之處。據陳冠學說,即使他們台灣人,也有20%的死亡率。染了惡性瘧疾,2、3個鐘頭便死亡,染了普通瘧疾也只能多活幾天。

 再根據1872年抵達台灣的馬偕博士的From Far Formosa(中譯名為「台灣六記」),他說:當時「在台灣(以中北部為主),一個村中有半數的人患瘧疾,是屢見不鮮的事情,我曾經見過20∼30個人的家庭沒有一個人能做什麼工作」。馬偕博士所指的是平埔族。平埔族都如此,何況閩客。陳冠學所經歷的就是馬偕故事的翻版。可見,直到1921年純種閩客在屏東尚無法生存,屏東人怎麼會是非閩即客?屏東都如此,台灣中北部地區更不用說,因為比起屏東,上述1697年郁永河「裨海紀遊」記載:「雞籠、淡水遠惡尤甚」,而1714年阮蔡文,「鹿州文集」也記載:「大肚、牛罵(今清水)、吞霄(今通霄)、竹塹(今新竹),水土苦惡。南崁、淡水硫磺毒氣燻蒸,鄭氏以投罪人」,在台灣中北部病死的機率遠高於屏東。

 由上記各點可知,不管是荷蘭、鄭成功、滿清、或日本據台時期,因醫藥不發達,外來人種很難在台灣長期居留,否則就有死亡威脅。閩客也是外來人種,台灣有多少閩客不問可知。

 

作者:沈建德,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
   現在自費專職研究台灣主權,及相關的史地、政治、文化、血統等問題。
    Fax:08-753-6335

〔上一篇〕 〔下一篇〕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 政治內幕